A股再度熔断 “心结”待解价值渐显

  •  

  昨日沪深两市低开后快速下挫,连续触发5%和7%的熔断阈值而提前收市,全天交易不足15分钟。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机构人士指出,人民币贬值、外围市场调整、原油暴跌等利空致避险情绪升温,熔断机制加剧了羊群效应。汇率贬值、减持预期等“心结”短期或困扰市场。不过,制度的完善将有助于缓解恐慌情绪。从中长期角度看,优质品种的价值投资机会正逐步显现。

  内外利空共振 A股二度熔断

  7日,受隔夜外围市场、人民币汇率以及原油大跌的影响,沪深两市大幅低开后快速下探,刷新调整新低引发恐慌盘出逃,进而带动市场加速跳水。开盘仅13分钟就触及5%的熔断阈值,两市暂停交易15分钟,恢复交易后很快再度触发7%的二次熔断阈值,两市提前收盘。这也是2016年以来四个交易日第二次熔断后提前收市。

  昨日市场低开重挫主要由于外围、汇率以及原油市场集体异动引发的共振冲击,以及美联储加息节奏超预期。隔夜欧洲股市普跌,美股三大股指全面下挫逾1%,其中道琼斯工业指数跌破17000点关口。昨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跌破6.56,早盘离岸人民币大跳水,最低跌破6.76。国际油价周三急跌,布伦特原油跌破35美元,创2009年以来新低。而昨日凌晨的消息显示,预计美联储2016年将有4次加息、25个基点,节奏快于此前市场预期。

  除了上述直接因素,大股东减持禁令到期以及注册制落地带来的新股扩容压力继续发酵,驱动资金倾向离场避险。12月财新PMI数据疲弱,加上供给侧改革令信用违约风险发生的几率上升,市场对宏观经济的谨慎情绪趋浓。与此同时,管理层对险资举牌监管趋紧,入市险资回撤担忧升温。另外,随着年底排名考核的结束,机构落袋为安和调仓换股,也加剧了市场波动。

  宏观、汇率、外围利空共振,短期中期扰动齐袭,风险偏好持续下降。在悲观情绪下,熔断机制的磁吸效应和A股典型的羊群效应,导致非理性抛售以及二度熔断。

  三大心结羁绊 积极信号渐显

  人民币汇率贬值、大股东减持禁令到期和熔断机制,成为当前困扰A股市场的三大“心结”,但积极信号也开始逐步显现。

  人民币汇率近日下跌速率和频率超出市场预期,成为导致A股大跌的重要原因。中国光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产品总监魏颖捷指出,人民币贬值其实是符合目前宏观背景的。从海外经验来看,主动贬值可以改善上市公司的盈利预期,通常对股市影响正面,而被动贬值往往是金融体制和经济结构的问题所引发,会伴随股灾。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日经指数在2012年和1990年后的走势。从目前人民币汇率的情况看,更倾向于前者,因此汇率贬值对于A股的影响更多基于风险偏好层面。如果说汇率贬值对A股有影响,那最大的影响就是贬值令国内流动性宽松的空间受到挤压,造成部分流动性溢价回归均值。由于A股估值普遍较贵,一旦流动性预期出现钝化甚至拐点,市场自然会去找价值中枢,映射到盘面上就是快速修正。

  在7日早盘跳水跌至6.7608低点后,离岸人民币汇率快速回升收复失地。在当前A股投资者紧盯汇率的大背景下,如果汇率企稳,市场有望迎来短期反弹机会。

  大股东减持禁令今日正式到期。2015年12月下旬开始的震荡回落,很大程度上由于对“减持潮”的担忧。而昨日收市后,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规定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业内人士认为,该政策将延缓市场对限售股抛售的恐慌情绪,对A股市场影响中性偏多。

  去年股灾之后,熔断机制推出。但在目前的悲观预期之下,熔断机制放大了恐慌和波动。联讯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指出,当市场奔向阈值时,与市场同向的未交易的投资者想要抢先交易以防止流动性枯竭,而反向投资者则倾向于延后交易来获得更优价格,两者的效果均加快了市场奔向阈值的速率。同时,由于熔断所带来的交易时间减少,使得券商的经纪业务受到不利影响,作为市场中权重较大的板块,券商业绩受损反过来加剧市场的下跌。

  业内人士认为,熔断机制最大的问题在于忽视了流动性备付的风险。在股指跌至5%熔断点时引发磁吸效应,加上两级熔断阈值间隔较小,使投资者产生单边下跌至熔断的预期,导致恐慌性抛售,形成流动性危机。不过,近日证监会表态称,将根据熔断机制的实际运行情况,不断完善相关机制。由此来看,熔断机制存在一定完善空间,市场预期的稳定和制度的修复值得期待。

  等待情绪平复 寻找投资逻辑

  昨日的大跌将此前两个交易日的反弹成果消耗殆尽。技术面来看,大盘即将回补去年9月30日上方的跳空缺口,但如果此后股指继续下挫,并有效跌破3000点整数关口,则下跌空间恐将进一步打开,前期低点2850.71点也将面临考验。情绪面来看,昨日二度熔断令恐慌情绪再度蔓延,连续破位下挫引发的悲观心态需要一段时日方能修复。预计短期市场弱势格局将延续,建议控制仓位,静待市场企稳。

  股指何时能止跌回升?魏颖捷认为,最大的利好就是空头动能耗尽,止跌信号就是市场放量后,缩量企稳。1994年以来,上证指数年线尚未出现过3连阳,那么今年大概率是过渡年、震荡年。借鉴过去经验,目前最类似的时期是1996年至2001年,今年或许与1998年更相似。由于前两年驱动A股的流动性和风险偏好今年很难延续,因此A股更多是寻找新催化剂和逻辑。在新逻辑出现前,市场更多是依据价值中枢震荡,价值股的相对收益大概率会高于成长和题材股。

  不过,纵观全球股市,每一次深跌甚至股灾都成为中长期较好的买入时点。从中长期角度来看,A股市场优质品种的低吸布局机会也再度打开。信达证券指出,新年以来的暴跌,已经让股权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大跌之后的低估值也是大涨的前奏。正如巴菲特所说,如果想等到知更鸟报春再出门,那春天也就快结束了。当然,尽管代表市场大部分市值的股票指数或出现巨大机会,投资者仍需要注意许多细节,包括具体股票的估值、低估值的原因、产能是否过剩等。记者 李波